This world i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.



——“你就像是我年少时偷吻到的露珠,
此后山长水远 仆仆来赴,
既做我的眼泪,
也做我的湖”。*


陈悸记忆里的槐街,是各种糟乱与脏骂声混杂在一起的一条破败不堪的石板老巷。
不堪,指的是景,也是人。这里没有槐香,只有早上集市卖鱼的鱼摊留下的经久不衰的腥味。
所谓槐街的“槐”,却是从来只在外婆口中听到过。说那里整条街全是槐花,人打那一走过,回到家,呵口气都是香的。
妈妈说外婆会做槐花糕,还会酿槐花酒。陈悸其实更想吃槐香豆花,可是外婆从来都没能做给她过。
她很小就在想,要是让学校其他小朋友知道自己这个生长在槐街的人,至今连槐花长什么样都没见过,那得多丢脸呀。

老师问班上的小朋友最喜欢什么花 陈悸总把手举得高高的...

让 - 保尔 . 萨特 戏谑bot:

我曾希望通过写作来征服世界,后来我发现,是写作让我没能被世界所征服。

© 西文悸 | Powered by LOFTER